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金庸逆穿越】(四十一)作者:柏西达
【金庸逆穿越】(四十一)作者:柏西达
 字数:7291

             (四十一)泡姬双儿

   那一晚暴雨雷击我家,令我未完成编程的金庸群侠游戏,神奇地形成这个虚 拟世界。但大抵是主程式跟我电脑里大量乱七八糟的档案混在一起,致使这古代 国度,不时出现一些离奇事物——

  当前这清朝宅第的澡堂,赫然是现代浴室的佈置:有雪白浴缸、花洒蓬头;
   有一张呈『凹』字形的透明矮椅,与及宽阔的灰色充气浮床……

  更匪夷所思的是,墙上木匾刻着的『庄家女训』,居然是这样的四个大字— —『梦幻泡姬』!

   呃……我最喜欢看的AV,就是那些人妻、老师堕落成『泡姬』……肯定是 电脑内那过百套A片在作怪……

  难怪刚才双儿会跪地帮我口交,这根本是泡姬服务标准流程的起点啊……
  双儿继续跪着,羞答答地脱掉丫环服的桃色上衫:「相公,三少奶吩咐我服 侍你,先用……嘴巴,还没完的……」

   少女带点婴儿肥的上半身,仅余下我在现实世界送她的幼肩带粉红色胸围。
   失散接近两个月,她好像又发育了,B罩杯的上围洋溢青春气息:「三少奶 问我,跟着相公你这么久,有没有已跟你……我说没有。她就说,你是我庄家大 恩人,不用等到成亲了……」

   「三少奶要我遵从『庄家女训』,就是那块木匾……用身体……侍候你。」
   双儿难为情地手摸裤头,就要再脱下去——

  我又惊又喜,但顾虑到女儿家心事,按住双儿的小手:「双儿,相公的确很 想和你……亲热,但撇除三少奶的指示,你心里是情愿的吗?」

   「相公一直对双儿很好,没有把我当下人看待;今日又冒险前来救我……」
   双儿天真的眼眸,坚定告白:「双儿很喜欢相公……心甘情愿。」

   小女孩无措地搓着双手:「今次……双儿不会再点……相公的穴道了。」
   当初我首次带双儿『逆穿越』回家,立时急色地想推到她,却被她封了穴道 制止,哭笑不得……如今随着日久相处,她对我的信任加深,爱意增长,终於允 许我走最后一步了。

   我满心喜欢,也跪到地上去,抱住双儿香肩,定睛凝睇:「双儿,谢谢你喜 欢我……相公真是太幸运了。」

   「不,是我的福气才对……」她两手又想拉低裤子,但羞涩得褪不下去……
  我努力按捺,免得羞煞小丫头:「不急,等一会……再脱吧。」

   「嗯……」双儿感激地扶我起来,走向浴堂:「那双儿先侍候相公洗澡。」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移师到现代浴室,双儿让我坐上透明矮椅,脱了鞋袜,卷起裤脚,赤足跪下, 用花洒帮我沖身。她在我家用过蓬头,经验派上用场。

   瞧她穿着粉红内衣,我心痒难耐:「双儿,你脱掉……让相公……看看好吗?」
   自知好事近了,双儿也不推却,默默放下花洒,红着面颊,动手解开前扣式 胸围。自田伯光那一役后,这才是我第二次看见小姑娘的鸽乳,与尚未彻底长成 的身子匹配,小乳儿玲珑可爱,肉白蒂红.

  双儿再拿起蓬头,认真地浇湿我全身,藕臂左右挪动,酥胸微微款摆,赏心 悦目。她情知出丑,尴尬不已,却没遮掩,持续干活,真是个尽责的好丫鬟。
   取来沐浴露,双儿替我抹於胸腹,又转跪到后面,涂上我背脊。她静静地两 手绕前,从后拥我入怀,掌心混和泡沫,婆娑我两点乳头;胸脯因而贴上我裸背, 配合沐浴露,上下揩擦……哗,泡姬的服务开始了!

   「双儿,你们这个家训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?」

   「庄家祖训,男子是天,女子是地。满门上下,从小姐到丫头,出嫁前都要 学习……泡姬之道,日后好服侍夫君。」

   庄家万岁!以后我的后宫佳丽,全都要去拜三少奶为师,进修深造呀……
  双儿施展所学,四指轻拈,搓拔我两边乳首;裸胸两颗小肉球,纵向起落, 为我擦背,小嘴在我耳后羞问:「相公,这样……做得对吗?你可舒服?」
   「做得太对了,相公好舒服。」

   她似羞似喜,低笑一声,如受鼓励:「那我再帮相公洗……下面……」
   两只玉手沿着我胸口,下爬至小腹,像洗头发般,替我轻搔阴毛。然后右掌 圈住早已充血的肉棒,姆指打转,搓洗龟头;又粉拳虚握,撸擦肉茎. 手儿本就 幼嫩,辅以泡沫更添润滑,在棍干上灵活游移,将男根洗得乾乾净净.

  双儿右手在前面弄棒,左手绕后,擦起我臀部来。俐落指掌顺着臀肉弧线, 蓦然滑入股沟,指腹仰顶,按摩肛门,教我敏感吭声:「呀……」

   手技不止於此,掌心向天,伸入透明矮椅下的中空凹糟,洗抹肛口、会阴;
   皓腕继续前进,直抵阴囊下方,收拢起来,轻捧把玩。

   好双儿,左掌承托,五指搔痒阴囊皱皮;活用泡沫,温柔地旋弄肉袋,转动 春丸,爽得我连打哆嗦;右手亦没躲懒,同时套弄阳具……一双纤手,洗棍头、 浣春袋,不时又回去眷顾一下会阴、后庭,处处刺激,顿教我分身高高斜指,又 粗又硬。

   双儿虽是闺女,但毕竟帮我品过两次箫了,见手中阳物昂扬激动,懂得适可 而止,没有令我先泄出来。她乖觉地中断前戏,用花洒帮我沖走泡沫,便牵我走 向浴缸:「相公,来泡澡。」
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温度适中的热水,大纾我一身奔波劳累。按照AV流程,接下来该鸳鸯戏水 了,果见双儿终於伸手缓缓拉低裤头,相继露出健康白胖的大腿、小腿……
  俏婢下半身的樱色内裤,亦是我送她的廿一纪礼物。首度瞧见她亮出两条腿 儿,腿根处只得小小的三角裤蔽体,我目不转睛,连吞口水。

   没有一脱到底,双儿穿着内裤,扶住浴缸边沿,怯生生地跨腿进来,我体贴 扶持,让她俯伏在我身上,一同半躺浸浴。

   彼此裸体相依,前所未有地亲密,我捧起丫头脸孔索吻,但她慌忙伸手盖住 嘴巴:「我嘴巴……髒呢。」

   之前被我在口里发射,双儿回避接吻,我也不勉强,改亲耳际、脖颈. 红霞 於粉脸蔓延,我再亲软绵绵的香腮,她敏感得轻颤轻哼,可爱极了。

   小娘儿泡在浴缸,半条乳沟露出水面,煞是诱人。我一一吻乾锁骨上的水滴, 顺势向下舐亲上乳;两手轻托,让水下的南半球浮上,一对小奶子如出水芙蓉, 万分鲜嫩。

   吮光胸脯表面的珠露,我手口并用,眷顾乳蒂。两个白馒头中央,各顶着一 颗小红莲,我口嚐手採,反覆吃玩。手指每搓一下,莲子便膨胀几分;舌尖每舐 一次,乳肉便抖一抖,痠得泛起疙瘩:「丫……相公……」

   难耐痠痒,双儿於我怀中的娇躯,再动起来:「换双儿来亲你……」

   小婢依样葫芦,找上我两乳,仔仔细细,亲吻一番。这滋味我只在黄蓉红唇 下享受过一趟,但她当时吊我胃口,一瞬即止。双儿正正相反,悠悠地唇触、舌 舔、嘴含、口啜,像小婴儿在陶醉地吃奶。

   柔舌呵护,湿津暖肉,哄得我乳首非常惬意,高兴隆起。双儿亲完左乳,又 去吻右乳,直至两边乳头都兴奋凸起,方才打住。

   取悦完我上半身,轮到下半身了。双儿跪在浴缸尾端,将我双脚搁上缸边两 旁掰开,俯身相就,献上胸怀,用乳头摩擦龟头.

  两颗立起了的嫣红乳蒂,交错地跟同样粉红的龟冠打呼招,主动地点印,上 下拂扫。模样好看的乳首,如斯进取讨好,乐得我棒儿仰天连抖。

   婢儿又双掌齐推乳侧,挤向中央夹住肉棒,起起落落,初作乳交。十来岁的 乳沟幼肌,嫩滑胜似果冻,左右裹容,套动整条茎棍。

   然而年华未满,玉峰不够骄人,乳谷浅浅的,未能深藏阳根。但双儿仍卖力 倾身,尽量纳入棍儿,全心讨好。我见状又爱又怜:「这样子你很累呀,够啦。」
   我舒臂摸她奶儿调笑:「以后多被相公亲亲摸摸,等变大了,再来试吧。」
   「嗯……」双儿停了乳交,唯恐扫我兴致一般,马上弥补:「那我再帮相公……

  品箫。「

   对,轮到『潜望镜』的时间……双儿握住阴茎根部,弯着粉颈,圆张小嘴, 再品肉箫。箫身出水指天,仿如潜望镜,珠唇吸着镜头,纳入镜身,吞吞吐吐, 口技比之前又熟练了三分。

   小人儿低头用功含棍,颈肩带动乳浪,掀起水波溅开,视觉效果一流;我却 想听觉亦感受提升:「吸大声一些,让相公听听声音。」

   「是……呜……唔唔……雪、啜……雪啜~雪啜~雪啜~」

   好双儿,真是有求必应……

  「还有,品箫时,记着眼睛要望住我。」

   少女乖乖听命,抬眼遥望,目羞腮红,一边唇嚥肉桿,不忘弄出声响:「雪 雪~啜啜~」

   这是多么煽情的画面呀!当真感动得连马眼都要哭出来……

  吸蛇毒时颜射、刚才口爆,这第三次就射在双儿乳间吧——爆发前夕,我匆 忙自丹唇拔出阳具,连喷浊沫,放肆地污染两只纯洁无垢的小白兔……

  无辜的侍婢,被我射得乳沟乳峰星散着点点精液,自然仍是毫不动气,也不 清理自己胸前,而是先帮我洗净小弟弟,担心慰问:「相公,我这样子,会不会 令你……太累啦?」

   我一拍胸口:「相公当了童男二十多年,身体超好的,还可以再来呀。」
   双儿失声一笑,复又难为情地羞瞥那张灰色浮床:「那双儿……继续——」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我躺上宽阔的灰色充气浮床,仰望站在旁边,终於准备脱掉粉红内裤的双儿: 「相公,你别一直……盯着我……」

   小妮子逃避我的目光,转过身去,逐渐褪下三角裤……但以背影向着我倍添 神秘感,更别说玉背、蛮腰都尽收眼底。俏臀曝光,像美丽的心形,白里透红, 好吸引,好想咬它一口……

  双儿继续背对我,因此未能一窥私处正面。只见她蹲下来,双手伸进塑胶盆 里,将斟得满满的润滑黏液,再三涂抹到身上。空气瀰漫一阵香甜,那无色的糖 浆,可是能吃进嘴里的。

   期待已久,只属於我的小丫环,徐徐回身站起。自胸前到脚尖,遍体都均匀 地涂满透明油液,光线映照下,令胸部显得更立体浮凸。滑油渗满尚在生长,短 短薄薄的一小撮耻毛,使得发丝湿湿亮亮,柔柔顺顺。

   我看得金睛火眼,连忙招手:「双儿,快过来……」

   「是……」双儿踏上浮床,分腿跪下,伏於我裸身上方,俯望我的小脸儿红 透了:「双儿用……身子,帮相公按摩。」

   她略为沉身,玉乳便降贴下来,彼此胸口相触. 沾满滑油的乳房,代替沐浴 用的海绵,轻轻挤压,帮我擦身。乳球一时纵向上落,一时水平横移,一时打圈 划圆,走遍我胸腹各处。

   两乳再滑动上来,准确地将岭上红梅,跟我的乳头四点交碰。少女的乳蒂早 就微硬了,点对点地刺激我乳首,按揩扫顶,种种逗逗,终教我两乳亦硬起来, 男女胸前四点,互抵切磋……

  「双儿,你学得真好。」

   「其实……好羞人……但相公你喜欢就好。」

   望见身上的鸽乳乳球,趴压得微微变形,我馋嘴起来:「相公想吃奶子。」
   双儿秋波斜瞥,羞将乳儿挺垂到我唇上:「相公,请用……」

   我忙两手各执一个,仰口交错啜食。椒乳抹满糖浆,更加甜蜜可口,我大吃 特吃,不舍放口:「啜……啜……」

   趴在我身上的双儿,被动地喂我吃着奶子,遭唇舌牙齿,挑逗得弓起了上半 身﹕「噫……」

   我吃够乳肉,便松口让娃儿继续人体按摩。双儿利用黏液,往下滑去,胸脯 落在我胯间. 接连射了两次,小兄弟还未回气,贴心的丫环便为它打气——乳沟 湿漉漉地挟住小棍,意图唤醒;乳尖乳晕,推拿肉袋,一心回春……乍获玉人鼓 励,小都敏俊又抬起头来,硬了小半。

   身体正面的功夫做足了,双儿便轻推我翻身:「相公,你转过去……」
   我改作趴姿,双儿伏到我背上,又从上半身干起活来,但今次却非动胸推拿, 而是用着小嘴,一下舐、一下啜地,由上而下,从我肩背,吻至腰后,及时股上——

  「啜、啜……」感觉双儿一小口一小口的,在我臀部上留下吻痕,种着草莓?
   从未被女生亲过屁股,又痕痒又舒服,身下的肉棒又硬了几分,顶着浮床不 舒服,不觉曲了膝盖,抬起下半身……

  岂知随着我略抬臀部,居然感到双儿两手在微微掰开我股沟:「双、双儿?
   你……「

   身后传来奴婢抑住耻感的低声解释:「三少奶有教我……后庭……也是男子……受用的地方。」

   我既期待,又尴尬:「可这……太难为你了……怪龌龊的……」

   响起的回答,又一次是满心情愿:「我刚才都仔细洗乾净了……而且是相公 的身体……双儿不会觉得肮髒……」

   趴姿所限,我难以回头,只觉双儿朝我肛门,轻轻吹气,未几她吹弹可破的 脸颊便贴上我两边臀瓣,一样湿软物事,便抵上我肛口,舐舔起来——

  哗!好、好舒服!双儿的舌尖,在轻舐我菊花,将每条皱揩,逐一沾湿……
  软极的舌头、温热的口水、呼吸的鼻息……好、好要命!

   舌儿不再只向上舔,一时顺时针、一时逆时针,抵着菊花的花心转圈,反覆 专注,想舔松紧闭的花儿……不、不行,菊花被亲得湿淋淋的,太爽了!好想让 双儿长驱直进,享受更多……

  括约肌把持不住,菊口赫然被双儿舔得开花了……菊花微绽,小鬟的丁香乘 虚而入,舌尖一伸,舐起菊穴内壁来——

  「哇!双儿……」

   「相公,亲这里……你受用吗?」

   「太、太受用了……」

   「相公受用就好……那双儿继续亲你……」

   香舌潜入菊道,上舐下舔,前后往返;又沿着括约肌环回绕圈,使菊洞敞开 得更大更圆……大半根舌头都能伸进来了,在细心地钻探肠道……

  原来『毒龙钻』这么舒服……不单生理上,也有心理方面——有位可爱可人 的美人儿,正将漂亮脸蛋埋首我股沟,毫不嫌恶,热情地以呵气如兰的雀舌,亲 吻洗涤我的后庭花……

  刺激太甚,我瞬间又完全勃起,曲膝翘股,越抬越高,将股间更凑向双儿的 嘴脸;肛内感官牵连前列腺,招惹得我胯下的阴茎连摆. 双儿明显瞧在眼里,口 舌吻菊不懈;腾出双手,递到我分开的腿根,一手搓揉阴囊,一手撸动男根……
  配合她满手润滑油,这手活的快感大增,肉棒在她湿透的粉拳中进退,产生 拟似做爱的感觉;阴毛肉袋被她搓得湿滑无比,胀得鼓鼓的,仿似内里睾丸正因 亢奋,在源源催生精液……

  亲后庭、搓春丸、撸阳物,年纪小小的处子,却颇得箇中三昧,让我在短短 时间里,分身竟变得比前两次更粗更硬……

  悠长的吻菊过后,双儿仍不罢休,俯亲下去,改舐阴囊;两手并用,齐握肉 棍。舔完右丸舔左丸,更进一步,将皱皮含进嘴巴浅吮;双手一前一后,前揉龟 头,后套根部……小弟弟越变越硬,硬到有点作痛……

  双儿蓦然口手齐松,转身躺下,自我双脚间上滑,将螓首对正我下阴:「相 公要不……操一下……嘴巴……」

   伟大的庄三少奶!实在太懂得刺激男人、太明白男人的心理了!我近乎高叫 出来:「要、要呀——」

   龟头一挺,斜送入双儿檀口,禁不住由慢到快,出出入入……我半趴半跪, 低头遥望,只见双儿仰卧嘟嘴,恭迎我操她嘴巴……虽然瞧不见她的表情,但已 够充满征服感。

   双儿被动躺着,仍懂得环唇贴茎,圆起口腔让我插得更爽……我呼吸都兴奋 得浓重了……双儿的嘴巴,很好操呀……

  小丫头被我操得满口唾液,越操越舒服……不行,再操下去,就要泄出来了……来到最后关头,我该操的不是嘴巴,而是——

  我苦苦憋住,拔出沾满津液的六寸硬肉,拉双儿上滑回来,跟我颜面相对: 「双儿,你好厉害啊……」

   双儿偏着脸儿,无限娇羞:「双儿懂的,都用来侍候相公了……三少奶说, 之后将身子交给相公就是……」

   「对,接下来,一切都交给相公吧……」憋到快要爆炸了,我探手一摸双儿 花唇,除了润滑油,应该混有天然分泌,前戏这么长久,她亦早已动情了……
  「双儿,相公这就要你了——」我腰肢一沉,将棒头顶入花径,没想到里里 外外都太湿滑了,一个失神,一来就长驱直进,直插到底——

  「咿!哎——」双儿万没料到我会一捅到底,浑身向上一挺一震……我俯望 男根女阴交接之处,正淌出闺女纯洁的证明……

  「双儿,对不起!」我忙吻抚双儿脸颊,相哄缓痛:「很痛吗?」

   好双儿,比起自己,更在意主子感受,明明眼角都流出泪来:「没、没有… …」

   我心疼地替她拭去泪水:「还说不痛?都哭出来了。」

   双儿却彷彿由心底微笑出来:「不单因为有点痛……因为双儿终於能跟相公……心里好欢喜。」

   她仰望着我,尽诉心声:「双儿知相公是大英雄,有很多姐姐垂青……我不 会跟相公要甚么的,日后你三妻四妾,只须让我继续跟在身边伺候就好……每多 来一位姐姐,我都会当她们少奶、夫人……」

   「傻双儿,我上十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,今世才能有你喜欢上我。相公之 前说过啦,我认识你最早,你永远是我的第一少奶。就算你自视为丫头,我永远 视你为妻子啊。」

   「相、相公……」双儿又哭又笑,连亲我面孔:「你别怕我痛……你想动就 动吧……双儿想你舒服。」

   「好,那相公慢慢动,不会再弄痛你的。」

   我抽出那话儿,只留龟头,缓进缓退,好让刚失身的小女孩适应,又久违地 再次索吻:「别说自己嘴巴髒啦,你连我的屁股都不嫌髒,相公要好好亲你。」
   「喔,相公你……哎、啜、雪啜、雪啜……」

   我吻着嘴儿,插着穴儿:「没再痛吧?」

   「没有……相公你可再深些……快些……」

   「好,相公也让双儿舒服。」

   「啪、啪、啪~」命根子的攻势加快、加重,我一边热吻酥胸,同时爱抚双 儿腿根,让快感滋长蔓延……

  「哎……相公……双儿好热……」

   「因为你也舒服起来了。」

   「三少奶也有提过……原来当真是这样……呜、相公……双儿好喜欢……」
   本能一般,少女耦臂搂我肩背,双腿盘缠夹紧,也许是年纪幼、个子小,花 径较浅短?她好像已小小的高潮了一趟……我适才被她煽动得身心如焚,也不想 多忍,豁尽腰力深耕快插:「啪、啪、啪~」

   「相公,双儿不在乎名份……」看似又将登上更大高潮的双儿,颊红气吁, 彷似在对我和上天许愿:「但我想比任何一位姐姐更早,替你……生个娃娃。男 人开枝散叶最重要……如果我可以为你生个儿子就最好了……」

   我才二十出头,从没想过这么早就当爸爸。但胯下承欢的少女,如此衷心表 白,莫名地教我心中一荡,好想……遂她心愿——

  我一面作最后冲刺,一面单手调出游戏选单,开启『性精神指令』的选项… …

  和黄蓉初次做爱后,我查看刚解锁的『性系统』,发现了一个当时觉得它非 常『邪恶』的性精神指令——

  『必中:100%致孕率。』

   如果当真铁定会奏效这么神奇……这可是好双儿献身给我的第一个心愿,我 何不满足了她?她肯定会像《鹿鼎记》一样,是个好妻子、好妈妈……

  呜……子孙根禁不住越插越快……双儿的膣内也抽搐着索要我……要、要射 了……

  满腔浓情蜜意,我抱紧双儿,深插到花房尽处:「好,双儿你相信吗?我们 这一次,就会有个小宝宝的……」

   「相公说的,双儿都相信……唔、哎~~」

   射精之前,伸手一拍,发动『必中』——

  我与双儿紧紧抱拥,相继身体颤震高潮……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