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我俾鬼头呃虾条】(01-03)【作者:少妻亞蚊】
【我俾鬼头呃虾条】(01-03)【作者:少妻亞蚊】
字数:30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CH1

  我叫亚蚊,二十到尾,大学毕业,结咗婚两年多一点。老公系大学同学,我之前有其他男朋友,但系只系发展到揽揽锡锡,所以无乜经验,结咗婚之后老公亦好似唔太热衷,两个星期一次左右,我以为人人都系咁,直到上网睇到其他人分享佢哋嘅经验,才知道唔系好正常。

  我系一间国际大机构做秘书,平日返工都系白恤衫配深蓝色及膝裙,基本上同制服冇乜分别,系一班女人仔之中唔会好突出,日常生活亦都好有规律,冇乜特别刺激。

  直到半年之前有一日放工迫地铁,好似三文治咁样比一班人男人夹住系中间,完全郁唔到,跟住就觉得有只手系我大髀扫来扫去,我周围望,个个都若无其事,但系只手就由大腿外侧摸到大腿内侧,我好嬲,放开握住嘅扶手伸手落去想捉佢,但佢马上缩手,我就只好继续捉住扶手继续行程。

  点知到只鹹猪手又再次伸入去我条裙里边,今次重沿住大腿内侧摸上去,一直摸到我尽头,手指系内裤中间嗰度捽,我又羞又怒,周围望嘅时候又系个个都若无其事,我本能咁一边夹住双腿,再一次放开握住扶手伸手落去想捉佢,点知就系呢个时候地铁到站刹车,我失去平衡,跌撞在身后啲男人身上,周围的人七手八脚咁扶我,有人捉住我的手臂,也 有人(错手?)一把抓到我胸口 。
  我马上把手伸回去想抓回扶手,再也顾不得去捉我大腿尽头嗰只鹹猪手,想唔到佢捽咗一阵,竟然将手指由我嘅内裤嘅边缘挖了入去。

  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咁样俾人攻击,马上刺激得想呻吟,但是我当然是咬着嘴唇忍住,不会在公众场所发出呻吟声!

  「有人搏懵!」我大叫,这一下子可吓得扶我的人全部放手缩开,我自然失去重心跌落地上,而那只鹹猪手亦都不知所踪,跟着车门打开,人群亦一哄而散。
  我气沖沖地回到家,感到越来越委屈难受,鉴貌辨色老公知道我有点唔妥,便问我咩事。

  我原本不想张声,但俾老公一问,便一股脑儿将发生的事话俾佢听,佢听到走咗去我后面拥抱住我,系我耳边问:「咁你当时有无反应?」

  「我嗰时整系识得惊,唔知道??」

  「你话比佢只手指挖左入去?」老公问。

  「系呀!」

  「咁即系有反应啦,如果唔湿点会咁容易挖到入去。」老公继续系我嘅耳仔边讲,对手解开我恤衫嘅钮扣,摄左入个bra下面系咁揸。

  「老婆,你两粒车厘子咁硬,系唔系好兴奋?」老公再问。

  「梗系冇啦,边有咁变态,俾人非礼都high!」我马上说。

  跟住老公只手伸入去我条裙里边,摸到我条内裤。

  「衰婆,俾人摷到湿晒,重话无feel??」跟住比老公推到饭枱前,要我扒系枱面。

  「做咩呀……」我讲到一半,就听到皮带连裤跌落地下的声音,跟住佢双手扯低我的内裤就从后边插左入嚟。

  「喔,唔好啦!」可能从来未试过俾佢咁偷袭,我竟然挣扎起来。

  「姣就姣啦,俾人摷两摷就湿晒,等我喂饱你!」老公似乎对我比人非礼感觉很刺激,不停大力抽插,好快就射咗出嚟。

                CH2

  平日我只负责香港分公司大老闆嘅工作,但突然美国总公司要进行重组,派了一个鬼佬来香港,我便临时调派去帮他,从工作到日常生活都要为他打点安排。
  嗰个鬼佬系工作狂,一班同事都叫佢做鬼头,我经常做到朝九晚九,跟住仲要带佢去食饭,虽然佢冇乜点,但搞到我一啲私人时间都冇晒,便终於忍唔住同大老闆投诉,但系佢叫我唔好得罪鬼头,所有额外工作时间连陪佢食饭都可以claimOT。

  我同鬼头接触多咗,开始发觉佢其实好有料,十分能干,我亦都学到唔小野。他花了两个星期就搞掂香港分公司嘅重组,跟住要去星加坡。佢话大家工作合得来,不如跟他过去帮手,我本来有啲犹豫,问老公佢好鼓励我去,仲对我话可以见识一下管理阶层的工作。

  我哋到咗星加坡分公司,一落机就有人将我哋接到公司,跟住接二连三开会,返到酒店已经系晚上十点几。跟住连续两日都系由朝做到晚,差不多连饭都无得食!

  到了第三晚终於可以透一口气,鬼头话今晚新加坡公司嘅人招呼佢去夜总会,叫我一齐去,我就换左一件晚装长裙,鬼头接我嘅时候由头望到脚,跟住就讚我靓。

  我原本以为以为只系一个普通饭局,点知原来系佢地想带佢去滚,鬼头带我去其实想利用落去档个啲鸡,个班小姐见我阻住搵食,就不停找籍口灌我饮酒。
  可能真系饮得太多,走嘅时候连企都企唔稳,要揽住鬼头借力先行倒。我俾扶左上的士,一坐低已经顶唔顺眼瞓,挨住鬼头训左。到了酒店落车之后,鬼头就话你咁醉不如等我送你返入房,跟住就扶住我入去搭电梯,入到电梯觉得好焗,一出电梯就想呕,鬼头扶左我入我的酒店房,我马上冲入厕所呕。

  我双手扶住洗手盆乌低身一野就呕左出黎,鬼头跟住入嚟,话等帮你扫下背脊等我舒服啲,跟住就觉得佢只手系系我件露背嘅晚装后边伸左入去,系我背脊扫来扫去。

  「傻女!唔饮得就唔好饮咁多啦!」我听见佢讲,跟住就断左片。

                CH3

  「亚蚊,扶住呢度乌低,想呕就啦,呕完会舒服D!」突然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讲。

  我戆居居就听佢讲乌低身,要知道乌低身自然屁股便抬高,跟住俾人系后面揽住我系咁鍚。

  「唔??唔好搅啦,我有老公??」我系迷迷糊糊之中抗议。

  跟住就好似俾人拉左高条裙,感到到有支好热既野系后面撩下撩下。

  「唔好呀??唔??好??」突然内裤俾人扯低,一支好硬既野夹硬想插入黎。

  「哎呀……痛呀……」就系危急关头突然电话响,我马上惊醒,同时发觉房间只有我一个人,刚才一切只系发梦!

  我系床头柜攞起电话,听到老公嘅声音,成个人当堂醒哂。

  「老公,寻晚公司应酬饮大左,鬼头老闆送我返酒店房,太攰瞓咗冇打电话俾你,冇嘢. 」

  「其实我寻晚打个电话俾你,鬼头接咗,早就话咗比我听你饮醉瞓咗。咁鬼头有冇咸湿你呀?」老公问。

  「梗系冇啦。好衰架,你好想老婆俾人咸湿咩?」我口咁讲,其实心里亦都唔系好肯定。

  「你着得咁性感,仲饮醉埋,鬼头唔郁你都唔住自已啦!」老公继续讲。
  「老公,唔讲啦,瞓迟咗要起身返工啦。」我睇睇时间,已经差不多中午。收咗线瞓喺床到,努力回忆寻晚嘅事,隐约记得呕左之后,俾鬼头扫左阵背脊之后啖气出黎就好返好多,跟住点样上床就完全冇印象。

  我仔细检查一下自己,仍然存穿内裤,下边虽然有啲湿润,但唔觉得有俾人侵犯,睇来无比鬼头捡屍,心里对佢多咗一份信心同安全感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